中国羽毛球史–一代新人在成长

粉碎“”后,我国羽毛球健儿精神振奋,意气风发,决心重整旗鼓,进行新的长征。仅过半年,我国羽毛球运动的形势出乎人们的预料,一批年轻选手迅速成长,成绩水平很快回升。于1976年11月在印度举行的第四届亚洲羽毛球锦标赛上,我健儿夺得九个单项中的六项冠军(男子单打、女子单打、女子双打、男子少年单打、女子少年单打、女子少年双打)。接着。于1977年2月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亚洲羽毛球邀请赛中又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我选手取得男子单打前四名,女单前两名和女双第一名(比赛设四个单项)的优异成绩。我国新秀庾耀东在第三轮比赛中以15∶2、15∶4的优势击败了号称世界冠军、印尼第一号选手林水镜,孙志安在第一轮比赛中淘汰了印度名将普拉卡什,再次轰动了国际羽坛。

为了进一步加强后备力量的培养,国家体委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其中关于青少年的训练和比赛,已形成了制度。如1977年7月举办了全国少年羽毛球和比赛,共有27个代表队的308名运动员参加,其中有200多人是首次参加全国比赛,最大年龄17岁,最小年龄11岁,平均年龄15岁。整个比赛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

1979年5月又举行了全国青少年羽毛球比赛,共有21个代表队的290名运动员参加,其中最大年龄19岁,最小年龄13岁。比赛设男女团体、男女甲组乙组单打、双打共十项,队员的比赛积极性空前高涨,争夺十分激烈。在同年9月举行的第四届全运会羽毛球比赛中,有近20个单位的40支男女球队参赛。在这次比赛中,江苏与辽宁队异军突起,成绩突出,从而动摇了福建和广东两队长期以来所处的领先地位,出现了羽毛球运动的优势逐渐北移、多角纠争,全面开花的大好局面。

为了保持我国羽毛球运动的世界先进水平,向世界技术高峰攀登,国家体委于1978年6月16日至22日在秦皇岛市召开了第二次全国羽毛球训练工作会议。大家回顾和总结了第一次全国羽毛球训练工作会议以来的实践经验,强调了培养后备力量的紧迫性和重要性,要求忙地让新手接班。会议进一步明确了“快字当头、进攻点多,封网积极,杀劈凶狠,防守刁稳,以攻为主,能攻善守,达到快狠准活全面结合,正确运用”的发展方向。同时强调指出:“要注意发展多种流派,做到百花齐放,以促进我国主要打法的提高与发展”。这次训练工作会议开得非常适时,它对我国羽毛球运动的发展与提高产生深远的影响。

根据国家体委的部署和第二次全国羽毛球训练工作会议的精神,全国各地普遍重视后备力量的培养,业余体校羽毛球班进入了蓬勃发展时期。广州少体校在培养后备力量、输送人才方面成绩显著。数年后,广州市体委即以少体校为基础,成立了广州市羽毛球队,直接参加全国羽毛球比赛。上海市在业余训练网上投入了较大的人力和财力,几乎每个区都设有业余体育学校羽毛球班。福建、广东还在一些中小学里开办了羽毛球传统学校。由于多年来福建队一贯重视后备力量的培养,人才辈出,为国家输送了大批人才,在第四届全运会上被国家体委授予“勇攀高峰运动队”光荣称号。

通过这几年的培养和锻炼,涌现出了韩爱萍、林瑛、吴迪西、郑昱鲤、田秉毅、杨克森、陈瑞珍、宋幼萍等一批初露锋芒的青少年好手。尽管他们年纪不大,但在场上敢打敢拼,勇猛顽强,步法灵活,球路多变,风格鲜明,球艺已有了较好的基础。他们在技术上继承和发扬了我国传统的风格和老一辈运动员的特长,并进一步发展了快速打法。各类打法争奇斗妍,各有千秋,为我国羽毛球运动的持续跃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