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斗士谈历任足协领导 最想和阎世铎聊旧事

腾讯体育讯 南勇虽然在足协这么多年,但陈培德和他并不太熟。因为以前两人工作没有什么交集,而且南勇一直都是二把手,直到后来才短暂的被扶正。对于南勇,陈培德的印象似乎一般,觉得“他是个老足球,心里好象藏的事情比较多”。陈培德甚至表示:“足协过去的那些人,我十年前就不信任他们了。”

2007年女足世界杯前,南勇来杭州考察场地,由陈培德全程陪同,后来南勇又来过杭州看中超,和陈培德也有很长的时间在一起。让陈培德感到意外的是,南勇居然没有和自己谈过哪怕一句话关于扫黑的话题。

“我总以为他吃饭的时候,总会说两句这个事情吧,但结果也没有。这可以表明他的态度,他是不想提这个话题。”陈培德说:“既然他不说,我也不好去说,总不能为难人家吧。另外我也有自尊,你不跟我提这个话题,在回避这个话题,我又怎么去提呢?”

早在去年,陈培德就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到,有关足坛的打假扫黑会在6月份开庭。“权威部门告诉了我这个消息,没想到后来,谢亚龙等人又进去了。案情变得复杂了起来,所以一直推迟。现在听说是五一之后要开庭了,这个时间应该比较准确。”陈培德说。不过陈培德表示:“拖到现在,不是说我们的公安人员在睡大觉,他们在做大量的工作,因为要侦察的东西太多了,涉及到了这么多人。”

按照陈培德的说法,在中国足协落马的高官中,谢亚龙是最让他感到吃惊的。虽然谢亚龙来到足协的时候,陈培德已经不是浙江省体育局局长,但两人以前就一直比较熟。谢亚龙非常敬重陈培德,在谢亚龙成为足协一把手后,有一次陈培德去北京开会,谢亚龙请陈培德吃饭,并且隆重的介绍给了包厢里其他的朋友:“这就是有名的扫黑斗士。”回忆到这里,陈培德一声叹息:“谁能想到,最后他自己也被扫进去了。”

谢亚龙一直非常信任陈培德,经常会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陈培德进行交流。在从体育系统去陕西安康挂职的时候,谢亚龙觉得受到了排挤,还专门打电话给陈培德抱怨。陈培德劝他,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谢亚龙这才安心的去了陕西。“虽然他后来出事了,但我还是要说,谢亚龙在体育系统里确实是精英。他很有能力,也有自己的想法。”陈培德说:“所以我觉得,像他这样的人都出事情了,足球这潭水可见有多肮脏了,体制有多大的问题了。这些,都需要我们好好的反思啊。”

陈培德和阎世铎的关系,有些微妙。两人私下是不错的朋友,但在媒体上,两人又一直在“论战”。陈培德曾经说过,足协里的人他只相信阎世铎,所以这次陈培德笑着说:“现在看来,他果然没什么问题,至少现在是安全的。”

陈培德和阎世铎老早就相识,他觉得阎世铎是足协中比较想做点事情的,也很欣赏阎世铎的直爽。2001年扫黑的时候,阎世铎是中国足协的一把手,作为浙江省体育局长的陈培德,和阎世铎有过很多次的接触。

2001年来过杭州后,阎世铎2004年又来了一次杭州,他想约宋卫平和陈培德一起吃个饭,宋卫平最终没有去,陈培德去了。陈培德本来想和阎世铎聊聊当年的事情,但在吃饭的时候,阎世铎居然没有提足球,陈培德有些扫兴,他笑着回忆当时的情况:“我也只能像鲁迅说的那样,今天天气真好啊哈哈哈,打哈哈就过去了,算是做了个应酬。”

但现在,陈培德非常想和阎世铎好好的坐下来聊聊当年的事情。“我正准备给阎世铎写封信,邀请他一起坐下来。我去北京,可以,他来杭州,可以,找个其它地方,也可以。”陈培德说:“这样,我们就可以解开一些疑问,一些历史悬案也可以有了答案。我觉得,到现在,很多东西都可以说了,都可以公开了。”

陈培德的疑案很多,比如,阎世铎曾经在杭州说过:“以绿城的表现,我们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吃亏的,要把绿城和其他受处罚俱乐部区别对待。我回北京后马上对绿城大赦。这事不需要集体讨论,我说了就算,就这么定了。”但没想到回到北京后,承诺没有得到实现,绿城被罚80万,上场的球员全部禁赛,绿园的球员也没有如承诺那样可以参加新赛季的备战。

“我觉得,阎世铎态度的转变,不是他主观的因素。也许他的想法没有得到足协大部分人的同意,也许他处于南勇等人的包围中,很难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情。”陈培德说:“如果他有什么冤屈,也可以说出来,所以我觉得,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个很好的机会。”不过至于阎世铎会不会接受邀请,陈培德并没有把握:“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所处的位置也不一样,我真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和我进行这次对话。”

韦迪为退赛汉军平反直言遗憾 称全力配合扫黑2010.10.13

东方体育日报:请别起哄中国足球的反赌扫黑2010.09.23

中国足球反赌打黑一扫到底 细数落马五大高官2010.09.2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