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和中国球员去年接受了多少次兴奋剂检测?是否存在不公?!!!

原标题:三巨头和中国球员去年接受了多少次兴奋剂检测?是否存在不公?!!!

本月初,纳达尔在左脚封闭的情况下获得法网冠军。 封闭可以理解为使用来减轻或消除疼痛,这曾经引起广泛的争论。

讨论的焦点是它是否符合规则。 答案很明显。 纳达尔打封闭赛也没有违反现行规则。 法网第二轮之后,纳达尔继续进行着封闭比赛。 这是公开的秘密。 如果违反规则,ITF和法国网协不能让纳达尔参加比赛。

事实上,进行封闭式比赛现在不仅没有违反网球规则,过去也没有违反。 纳达尔的叔叔托尼透露,他的侄子在2008年温布尔登决赛战胜费德勒的比赛中左脚紧闭出场。 阿加西在自传中也写道,他带着腰封出场,加入了最后的美国网。

除了以上争论外,法国自行车运动员纪尧姆马丁( Guillaume Martin )对纳达尔为比赛打针的做法提出了质疑。 “如果自行车手和纳达尔做了同样的事情,就会被指责滥用药物吧。 麻醉剂有助于提高运动员的比赛表现,因为其效果类似于兴奋剂。 ”

网络上很久以前就有纳达尔长期服用兴奋剂的传言,每当他取得巨大成就时,这样的传言就会再次出现在沉渣上。

网络界近期重大影响的兴奋剂事件是莎拉波娃,她在2016年澳大利亚网间尿检中被检出禁药米开朗基罗,被罚禁赛两年,间接导致退役。

再追溯到2005年法网决赛中败给纳达尔的普尔塔也因使用兴奋剂被禁赛2年,2009年退役。 另外,辛吉斯也曾因违反兴奋剂被禁赛2年。

世界反兴奋剂工作由世界反兴奋剂组织( WADA )管理,各专业体育组织(如网球ITF )在WADA的指导下,具体负责该领域的反兴奋剂工作,主要负责制定具体的禁药清单,对运动员进行兴奋剂

有些人认为网球是一项涉及技术和注意力的运动,兴奋剂的主要作用是增强力量和体力,使用兴奋剂似乎对改善网球比赛没有什么帮助。 实际上,网球也是一项与体力和力量有关的运动。 例如,四大满贯男子比赛往往打满5场,体能是影响比赛结果的重要因素。 另外,体力不足会导致斗志和集中力下降。 因此,一些网球运动员也将违反使用兴奋剂。

在网球界,兴奋剂检测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比赛中检测,一种是非比赛中随机检测,检测手段分为尿常规和血常规。

所有注册ITF、ATP、WTA的运动员都必须按规定接受兴奋剂检查,而实际上,单打前50名和双打前10名的运动员必须随时向检查机关报告行踪,以便找到他们进行检查,这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

根据规则,如果运动员在18个月内错过了三次兴奋剂检测,就有可能取消比赛。 虽然很少有人指责兴奋剂检测中夹杂着排名歧视、地区歧视和种族歧视,但总体来说是公平合理的。

每年2-3月,ITF、ATP、WTA和四大满贯联合发布前一年的兴奋剂检测报告,详细披露过去一年的兴奋剂总人数、尿常规和血常规次数,评估各运动员接受兴奋剂检测的次数(包括比赛中检测次数和非比赛中抽检次数)

我从ITF官网下载了最近三年的兴奋剂年检报告。 有的运动员一年只检查一次,而有的运动员一年检查了20多次。 去年,七大网球组织共开展了6636人的兴奋剂检测,按性别分类男运动员3703人,女运动员2933人。 按检查手段分类,尿常规4581人,血常规2055人。

例如,去年纳达尔14次兴奋剂检测(其中,比赛中2次,非比赛中12次),费德勒12次(其中,比赛中3次,非比赛中9次),德约科维奇21次)

在中国选手中,张帅出场14次,朱珍珍出场12次,郑赛出场11次,朱琳出场7次,王欣瑜出场3次,王雅繁出场2次,商悒程出场,王车雨出场,杨钝燚出场

与田径、自行车、游泳等兴奋剂丑闻较多的项目相比,网球被很多人认为是一项“干净”的运动。 因为违反兴奋剂的网球选手的数量确实很少。

但也有人指出,违规人数少并不意味着网球就一定是更“干净”的运动项目。 因为网球组织在兴奋剂检查方面可能比其他运动项目力量小。 例如,本月初的消息称,ITF由运动员自己决定非比赛期间兴奋剂检查的具体时间,这项新措施被认为便于运动员作弊。

首先,这可能是利润的需要。 如果频繁出现选手兴奋剂丑闻,或者顶级选手出现兴奋剂丑闻,网球的信用将受到很大的打击。 例如,如果三巨头揭露了兴奋剂违规,预计这会产生多么爆炸性的影响,网球的普及和商业价值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其次,ITF等网球组织在兴奋剂检测方面投入不足。 莎拉波娃兴奋剂丑闻曝光后,ITF宣布将加大对兴奋剂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并向反兴奋剂预算拨款450万美元。 这个金额相当于2018年美国网总奖金的1.5%,比当时美国网单打冠军奖金数低100多万美元。